Petit à petit

#杰埼#埼杰#一击男#同人「山有木兮木有枝」

iKO_:

食用注意:原作背景,剧情平淡,主杰视觉,文笔幼稚,可能有ooc,不喜勿入。


下篇可戳http://callgamishinya.lofter.com/post/1d737804_10b1b568


山有木兮木有枝
「We all wanna be somebody.」

By iKO_




“杰诺斯?你怎么又把自己搞成这样了?”耳边传来埼玉的声音,白色的披风遮住晃得刺眼的骄阳。
“我没事的,老师。”
眼角瞥见散落一地的原本可能是杰诺斯的四肢的玩意儿,埼玉在心里叹了口气。
“是说……就算身体的零件都可以换……”他顿了顿,不知如何措辞,“也要珍惜自己的身体啊。”
“这都多少次了?”
诶?


埼玉掀起铺满桃心的棉被,说了句“我睡了哦”,没等听到杰诺斯的“老师晚安”就躺了进去。
杰诺斯抬手关了灯,轻轻地挪到已然入睡的埼玉身边,正襟危坐,开始了一天的深刻反省。
“今天……老师让我珍惜自己的身体……”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没反应过来。
这是……“你死了会很麻烦”的意思?
还是……“我会担心”的意思?
舍弃了肉体之后,钢铁的身躯让他变得强大,也确实给他带来了不少方便。
比如,不断提升的性能。
比如,随手就来的过猛的火力。
比如,几乎只剩下头颅和脊柱时可再次安装的四肢。
如此的方便,让他总是轻易忘记自己一不小心也会死亡的事实。
大概是这具躯体唯一的缺点。
“确实,我有过几近死亡的时刻……第一次遇见老师的时候,还有深海王那次也是……”

「作为英雄,你如果也定一个目标而为之奋斗,也会有所改变吧?」
「你的新零件是为了这种无谓的争吵安装的吗?」
老师的话镌刻在他的心上。老师的波澜不惊的脸,还有他特有的语癖。
历历在目。
“热血过头了。”
寂静如斯,只有埼玉的呼吸声轻盈而绵长。
他握紧双拳。
“跟随老师这么久,我还是一点长进也没有。”


看着自己的身体分崩离析,真的一点也不有趣。
几乎被斩成两段,虽然并无特别的痛感,从高空中落下的杰诺斯还是预感到死亡将近。
尖锐的空气刮得关节嘎吱作响。
急剧的降落。
「对不起,博士。」
「只能自爆了。」

蓝光燃起的瞬间——
他认定了值得他追随一辈子的人。


初识埼玉的杰诺斯,还是一个常常被「强大」和「正义」冲昏头脑的十九岁少年,为了复仇而头破血流。然而固执如他,岂肯轻易改变自己的做法。
——「我也知道自己不够成熟,但是现在无论如何,我都想得到能粉碎邪恶的强大力量。」
——「为了变强,我有什么无论什么都能做的觉悟。」

原本他只是一味地追求强劲,不择手段惩奸除恶,但现在有些什么不一样了。
埼玉于他,不再只是是强大的代名词,也是人格魅力的集合。
无奈他离他实在太远,像天际间不可捕捉的云,来去如风,难以望其项背。
「完全想象不到我追上老师的场景。」
所以哪怕一点点也好,他想更靠近他。不只是他的强劲,还有「埼玉」这个人。

今天的战斗,如果他再谨慎小心一些,他是绝对不会输得一败涂地的,至少不会在老师面前这么狼狈。
但他再一次心切了。
“又一次大意了……”
“为什么我总是这样着急?”
杰诺斯暂时还想不懂,只好把一切都归咎于自己没有锻炼精神而停滞不前。


“老师,早餐只吃饭团和味增汤可以吗?”杰诺斯抬起头,没有停下手中洗米的动作,“做不了什么像样的料理,真是抱歉。”
“嘛,我是没什么所谓啦。”埼玉慵懒的声音传来。
鲜嫩的豆腐切成骰子大小,和泡发的海带一起放入沸腾的海带高汤里。揭开味噌的包装,挖了一大勺醇厚的八丁味噌,最后加葱花略煮。把香软的热米饭拿出稍微放凉,拌入醋、盐和芝麻末,手沾上一点水,放上米饭,梅子干塞进去,包裹成三角形后装盘,配上海苔和已经备好的醋渍黄瓜海带。(1)
“噢噢,味道真香。”埼玉好奇地往桌上瞅了一眼,神情顿时复杂了起来,“都是海带……”
“请吃吧,老师。”他很认真的解释,“海带用于制作料理是很常见的。”
埼玉撇了撇嘴。
“那我开动了。”
看着埼玉赞叹着“好吃”鼓起腮帮子的样子,杰诺斯想,如果可以,他想让埼玉过得好一些,虽然他本人并不讲究衣食住行之类的,但是吃他亲手做的饭,大概聊胜于无吧,比吃廉价便当好。
毕竟美食总是让人幸福的。
身为改造人的他,几乎很难感受这种幸福了。


白雾在空中翻滚。
“味噌汤,真是好久没喝了。”
从很久很久以前自己生活开始,一直都只有他一个人。
在他觉得快要失去作为「人」的情感时,主动走近的杰诺斯的出现,像顽皮的孩子往湖面掷出一块鹅卵石。鹅卵石划出一条完美的抛物线,噗通一声击碎了天空的倒影,让他安稳自若的生活惊起了浪。
埼玉改变了杰诺斯,而杰诺斯又何尝不是改变他的人呢?


梅雨的季节,天气却无比的晴朗。
蝉鸣声一如他与杰诺斯相遇时的那般让人心烦。
“好热……”在阳台给仙人掌浇水的埼玉有些烦躁,“杰诺斯什么时候才回来啊……”
像是在打瞌睡的小象水壶和他面面相觑。
他无奈放下水壶,进屋了。

A市。
自接到这次的任务,暂住在协会总部的杰诺斯已经好几天没见到埼玉了。
“啧……真麻烦。”
和他一起来的,还有被称为「地上最强的男人」的King。
所谓的「任务」,甚至要出动两位S级,其实只是暂时充当协会某位高层的保镖。
真是荒谬。
抑制不住地感到焦躁。
“对了,不知埼玉氏是否和你聊起过?”或许是感到尴尬,King意外地打破了僵局。
“什么?”
King继续道:“怪人协会那次我在街上偶遇埼玉氏,他说因为他太过强大而十分孤独,没有称得上是对手的存在。”
——「无法体会到自身成长所带来的快乐。」
“怎么会因强大而不高兴呢,英雄不是越强大越好嘛。”杰诺斯没接他的话,King只好有些窘迫地补充道。
——「就算我再怎么治退怪人,留在我心里的也只有空虚。」
“我也不知如何回答他,只好建议他以成为最杰出的英雄为目标,试试交朋友、去旅行什么的。”
“这样啊。”
杰诺斯想明白自己焦躁的原因了。他低下了头。
King看不见他的表情。
“旅行吗……有机会的话,我会和老师一起去的。”
“能告诉我这些,非常感谢。”


现在杰诺斯只想回到Z市,马不停蹄地。
有点后悔没有安装个飞行器什么的。
不过既然要追随老师,出行还是靠腿吧。
快速奔跑的过程中,他无意中发现有一些卖水无月的和菓子店。
他甚至没感觉到已是夏季了。
“……”
犹豫了两秒,他停下了脚步,径直走到最近的一家。
难得独自出来,带点什么回去吧。
“请来一点水无月。”
“好叻,需要多少?”

水无月,六月。
几年前,杰诺斯还是个青春期的孩子时,这种甜腻的食物是杰诺斯家里炎序时节必备的点心。
印象中,水无月盛在长方形的陶瓷制碟子里,蜜红豆粒粒饱满。
三角形喻指供奉神灵祭祀时的币帛。(2)
这样奇怪的记忆还能留在唯一真正属于自己的脑袋里。
父母的相貌,却难以回想起来。


钥匙咔嗒一声打开了锁。
“老师,我回来了。”
不出所料地,朝思暮想的老师正躺着看漫画。见到来人,他翻身起来。
“终于回来了啊。”
“是的,老师。我还买了些水无月。”
“甜食吗……”埼玉拿出冬菇、白菜、牛肉等食材,“晚饭吃火锅吧,昨天超市特卖,菜很便宜呢。”
“啊……好的。”

“老师,吃水无月吗?”
“唔……行吧。”
其实他是想拒绝的。有点撑。
可是他看到弟子暗含期待的眼神,就说不出拒绝的话了。
“老师家里没有那种碟子……只好用这个了。”
碗里是晶莹剔透的三角形。
“老师……可以听我说几句吗?”
“……嗯?”
“我对您而言,有存在的价值吗?”
“嗯???!”

埼玉内心:啊有点麻烦了我该说些什么啊!这时候应该像老师那样指导吗!为什么话题突然沉重了啊很难接话的好吧!
“呃……杰诺斯,每个人都有存在的价值。”
“至少对我来说,你是……”
“呃……那个……”
“就是弟子吧。”
他的内心是崩溃的。
这要怎么说啊混蛋!!!
“也就是说……”
“我不是这个意思,老师。”杰诺斯罕见地打断了他。
“和老师一起生活,我学习到了很多,也再一次的感受到人间的……人的情感。遇见您之前,我真的只是一个执行正义的机器人罢了……”
“水无月是我的父母特别喜欢的菓子……自从我成为改造人一直到现在,我都不注意吃喝之类,身为改造人确实没有必要烦恼这些,更别提这样讲究的食物。”
“老师,您是第一个……我想与之分享水无月的人。”
一直没有听到埼玉的「二十字以内」。
埼玉很认真很认真地听他说话。
杰诺斯觉得自己快要哭了。
从那以后过了多久?他以为他的眼泪早在十五岁时就干涸了。
“但是,我是否给您添麻烦了?”
“不啊。一起生活,还蛮有意思的。”
“一个人的话,感觉不到喜怒哀乐,有点寂寞吧。”
规规矩矩地跪坐着,杰诺斯不知如何表达他的意思。

每一次战斗,他都急切于拼尽全力。
追上老师,比什么都重要。只有这样,他才能和他比肩前行。
老师,请您看着我。
我是否更靠近您一些了?

如果老师需要一个强劲的对手……他觉得自己大概永远也做不到。
我是……无法成为老师的对手的。
无法填补他内心的空虚。
无法成为他特别的人。
太过弱小了。
如同……蝼蚁般可笑。


「请告诉我如何才能像老师一样强大。」
梦境中埼玉再一次见到了他——那个要拜他为师的很啰嗦还不听人讲话的家伙。
「真是很棘手……」身为三好青年的他,并不想摊上麻烦。
不过现在……现在就挺好。
过于强大的、没有劲敌的日子,无聊依旧,停滞不前的空虚如常,但有一缕阳光拨云照入他的生命中。
杰诺斯的存在,多少让他找回了一点「人性」,找回一种「活着」的感觉。

不过要他自己和杰诺斯说这种肉麻话,就是另一回事了。
他只是有点郁闷,平日里能念念叨叨一整天的弟子突然一声不发。虽然感觉到他不对劲,但具体是为什么,他想不到。
所以埼玉终究没察觉弟子的想法。
一夜无话。

开始下雨了。

十一
“那天……也是这样的大雨。”
水花随匆匆的脚步四溅开来。
连续几日的暴雨几乎将刚刚重建完成的B市淹没,多处建筑物倒塌,无家可归的人数不胜数,同时还有大量浑水摸鱼的怪人在这危难时刻大肆作乱。杰诺斯接到协会的任务,希望他能暂时帮忙抗洪救灾。
埼玉与他同行。
真是不像样的任务。

……这是……第几次被打倒了?
上次老师还提醒过我了……
可是不这样,我如何才能追上您?
老师……我想要……
意识开始模糊了。
明明是改造人。
为什么会心痛呢。

“说了让你注意一点的,杰诺斯。”
稍微清醒了一点。
他的脚步声是那样的令他安心。
埼玉出手干净利落。围攻S级14位的十几只怪人还没来得及发出惨叫,杰诺斯听见几声巨响,战斗就结束了。
他看着老师毫不犹豫地出拳,意识模模糊糊的。最后的印象是他的披风随风而舞的背影,英雄光辉帅气到不行。
晕过去之前,杰诺斯只剩下一个念头:
我是……无论如何……都一定要追随他了……

十二
或许是脑子不太清醒。
在往事的海洋里浮浮沉沉。
雨水肆虐,老师一拳放倒了深海王,却还是要遭到辱骂。
这次老师有没有收到感谢呢?

紧接着,和埼玉有关的画面一幕幕地浮现。

「请务必告诉我你的名字!」
「请收我为徒!」
「我叫杰诺斯,埼玉老师。」
「请多指教。」

「我从没见过比埼玉老师您还要优秀的人。」
「就算不被社会认同,我也会跟随老师。」
他只是回了句:「那种东西我又不需要。」
橘色的夕阳照在他身上。他走在他前面,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
如果可以一直走下去,杰诺斯想,他一定要永远追随他。

“杰诺斯?你醒啦。”勉强睁开眼,熟悉的人坐在身边,手里还抓着本漫画。
“这次好危险呐……库洛克博士把你修好后送回来了,他好像有什么事在忙,不能照顾你很久。”
“是库赛诺博士,老师。”他轻声提醒,“您费心了。”
“没事就好。今晚吃火锅?”埼玉说着要去准备食材。

杰诺斯看着他。
他在梦里找到了答案。
是了。何必动摇。
他其实早就作出决定了。
还有谁比埼玉更值得他追随呢?
没有人会比他更让他心驰神往。
是埼玉让他重生。
是埼玉给他人世的温暖。
他追随他,只是这样就够了。不在乎他的身份地位,不在乎他会有怎样的改变,不在乎自己能否成为他所需的人,不在乎他要前往何方,也不在乎未来所有的不确定性。
他只是追随着他,坚定而不可动摇地追随着他,就像地球绕着太阳日夜不息地转动,就像风追赶着云,就像分针随着秒针滴答前进。
他追随他,是他内心深处燃不尽的火焰,熔入他的血骨,铸入他的灵魂。
这样就已足够。

山有木兮木有枝。
他想要成为能支持老师的人。

“我来帮忙吧,老师。”
“好吧。”
“我会一直追随您的。”
“诶?事到如今怎么还在说这种话。”
“只是想说而已。”
他孩子气地笑了。
下次做青花鱼肉松米饭吧。

Fin.

注:
(1)参考自岩崎启子《零基础日式家庭料理》和川上文代《日本料理制作大全》
(2)参考自金塚晴子《和味道·点点心意和果子》。日本历的六月是梅雨季节,称为“水无月”。水无月也是一种和菓子,对于京都人而言是6月30日夏越祓节所必备的点心。


【感想】
不算同人?只是简单按“如果是杰埼的话会怎么样呢”地写了下我心目中的杰埼。从六月中旬开始构思这篇,一直拖到今天才算完稿。一个多月以来一直在思考杰诺斯和埼玉的关系,自认为比较客观。
杰诺斯会直率的表达自己的想法,其实是会想太多的类型;但是老师不会说肉麻的话,他暂时不会改变对“师徒”关系的认知。
基于这样的观点我完成了这篇。
选用这个题目,却没有引用“心悦君兮君不知”。杰诺斯还没意识到自己对老师的感情,但是他们俩的生活就像山上有树,树上有枝,浑然天成。
ooc的成分是把杰诺斯写得脆弱了一些。不过若他对老师的爱很深,我想这应该还是在合理范围内的。
不咸不淡的一篇文,文笔还很糟糕很糟糕。写的时候想着“没有人看我也要写”。我是为了我爱的他们而写的。
今后我也会一直爱着他们。
能看到这里已经非常感谢了。如果能让您感受到一点点杰埼的味道,我会十分开心。
再次 非常感谢。

最后引用歌曲「Be somebody」
这首歌的歌词简直是为杰量身定做

I'm just the boy inside the man,
not exactly who you think I am.
Trying to trace my steps back here again,
so many times.
I'm just a speck inside your head,
you came and made me who I am.
I remember where it all began,
so clearly.
I feel a million miles away,
still you connect me in your way.
And you created me,
something I would've never seen.
When I can only see the floor,
you made my window a door.
So when they say they don't believe,
I hope that they see you and me.
After all the lights go down,
I'm just the words you are the sound.
A strange type of chemistry,
how you've become a part of me.
And when I sit alone at night,
your thoughts burn through me like a fire.
You're the only one who knows,
who I really am.

评论

热度(68)

  1. Petit à petitiKO_ 转载了此文字